NEWS
贸易信息
您当前的位置:莱芜佛木贸易公司 > 贸易信息 >

美国采用了一些贸易保护主义

发表时间:2017-09-03 14:21 阅读:
    中国出口到美国的一些工业品价格的确“低”,但绝不是“倾销”。“倾销”的定义是低于成本出售,中国产品价格很低,那是因为成本控制得好,其实是有钱赚的。美国定义“反倾销”的“低价”,参考的是比中国劳动力成本高很多的国家,硬是给中国产品戴上倾销的帽子。现在又用“知识产权保护”来打压技术含量大幅提升的中国产品,从而打压中国企业的转型升级,所以美国真正的目的并不是要解决它所声称的商品贸易逆差问题。其实之前美国就是这样打压日本的。“广场协定”逼迫日元大幅升值,导致日本企业转移到其他国家和地区,造成国内“产业空心化”;日本人大量购买美国资产,最终套牢在美国的房产市场上。这是20世纪80年代起日本经济一蹶不振的重要原因之一。美国采用了一些贸易保护主义的手段和政策,成功狙击了日本经济的升势。现在类似手段又用在中国身上。
  从奥巴马到特朗普都希望制造业回流美国,让原本在墨西哥、中国设厂的企业回到美国。但实际上,美国企业即使退出中国市场,也不会回流美国,而是会转移到越南等国。美国可以用贸易保护主义手段打压竞争对手,但这么做并不能挽救自身的经济竞争力下滑。只有解决其国内恶法遍地、工会林立等造成的交易费用居高不下的问题,才有可能吸引美国企业回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日下午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来华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的巴西总统特梅尔。特朗普日前授权美国贸易代表对中国启动“301条款”审查。“301条款”是一种“古老的”贸易保护主义手法。中国在加入WTO之前,经常受到美国动用此条款的“威胁”。中国对美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而美国认为是中国进行了“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贸易”造成的,却不承认这是在国际贸易市场上美国的竞争力不如中国的结果。这次对中国启动审查,集中在审查“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制技术转让”上,但实际上能纳入“301条款”的内容是非常广泛的。只要美国认为其他国家在贸易上做出了损害美国利益的行为,就可以启动该条款进行审查,决定报复与否。而什么算“损害”美国利益,并没有明确的界定。若这次得逞,未来审查的内容可能会继续扩张。这是美国挥动的一根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
  “301条款”本质是单边贸易保护主义
  说“301条款”是一种“古老”的手法,是因为在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就很少动用这一条款威胁中国了,仅有的一次是在2010年针对中国的清洁能源补贴政策动用了一下,但最终双方也达成了妥协。之所以少用,是因为中国加入WTO之后,美国完全可以在WTO的框架之下,利用WTO的一些条款搞“贸易保护主义”,比如说“反倾销”、“反补贴”等。这些机制本意是安抚发展中国家。发展中国家要加入WTO,打开国门迎来自由贸易,它们会担心本国的民族工业竞争力不强,会被发达国家强势企业的产品击垮。WTO允许这些发展中国家启动这类机制,自我保护。但自中国加入WTO后,这些机制实际上基本针对的都是中国。不仅仅美国、欧盟,甚至包括巴西、印度这些发展中国家,也拿这些机制对付中国。
  中国是“反倾销”诉讼的最大受害国。其实这也可以理解,因为中国是“世界工厂”,出口的产品在全球贸易中的占比很高,竞争力很强,导致其他国家纷纷以此机制来应对。在WTO框架下启动“反倾销”、“反补贴”调查,至少表面上还算名正言顺,理由冠冕堂皇,好歹还是多边主义框架下的。而美国启动“301条款”,没有任何清晰界定,全凭自己的一面之词,实际上是单边主义的,与WTO所倡导的贸易纷争的多边主义解决原则是不相容的。当年中国极力想“入关”(恢复在“关贸总协定”中的地位),后来又极力想“入世”(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受到美国这种单边主义贸易保护的打击。
  熟悉国际贸易的人都会知道,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政府不仅时不时启动“301条款”,美国国会甚至每年都要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进行审查。因为“最惠国待遇”有效期只有一年,每年有效期将近之际,美国国会都要审查是否延期,使中国不堪其扰。
  也就是说,中国遭受贸易保护主义的“骚扰”其实是一直存在的,中美间的贸易摩擦和纠纷并不是现在才有。只不过这次特殊的一点是美国启动了尘封多年的“301条款”。
  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才是美国贸易逆差根源
  中美贸易摩擦和纠纷之所以发生,有两个因素:一是经济的,一是政治的。美国有非常大的商品贸易逆差,差不多占到其GDP4%的规模。而其商品贸易的逆差中,来自中国的将近50%,排在第二位的日本占比还不到10%.中国是其商品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国,美国对此很“气愤”,认为中国进行的是“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贸易”,就采用单边主义或利用多边主义的贸易保护主义条款,来狙击中国商品进入美国。
  事实上,在中国经济腾飞之前,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就存在了,只不过当时主要来源国是日本、德国等国,现在变成是中国。美国商品贸易逆差的成因显然不是源自中国的所谓“不公平和不合理的贸易”。若根源在中国,在中国经济腾飞成为“世界工厂”之前,美国应该没有庞大的商品贸易逆差才对。
  美国有很大的商品贸易逆差,是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造成的。美元要成为国际货币,就不能只是在国内使用,还必须流出美国之外,在全球其他国家贸易结算中使用。例如欧元出现之前,中国与欧盟各国的贸易结算使用的货币就是美元。剔除美国参与的部分,国际贸易额越高,所需用来结算的美元数量就越多,就必须有更多的美元流出国内。每一场交易都是钱与货的交换,美元要流出美国之外,就必须有相应价值的货物进口到美国,所以美元的净流出必然要表现为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若美国商品贸易是平衡的,进口贸易所造成的美元流出都被出口贸易所造成的美元流入所抵消,怎么可能有美元的净流出?而没有美元的流出,美元又怎么可能充当国际货币?也就是说,美元是美国这一个国家的货币,却充当着全球的结算货币,正是这一“矛盾”导致了美国必然出现商品贸易逆差。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越来越高,是因为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增长,扣除美国的部分后国际贸易中需要美元结算的金额越来越多。
  若美国的商品贸易逆差是均衡地分布在全球各国,就会表现为各国都对美国的商品贸易有差不多的顺差。问题是全球各国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大不相同,有些国家强,有些国家弱,结果就导致逆差的不均衡分布,这就是为什么以前以“贸易立国”为口号的日本在经济强盛时是美国逆差的主要来源国,而现在就变成有“世界工厂”之称的中国取而代之。但不管怎样,只要美元还作为国际货币存在,美国就一定会有商品贸易逆差。
  若美国真心想消除商品贸易逆差,应该是把美元从海外全部收回,放弃国际货币地位就好了。美元之前的国际货币是黄金,而黄金并非某国货币,任何一国都能通过挖掘自己的金矿生产出黄金,就不会存在国际货币的发行国必须承担大规模商品贸易逆差的问题。由此可见,美国搞贸易保护主义,想消除商品贸易逆差,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以前把日本打下去,就换成中国起来;现在即使能把中国打下去,其商品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国大概会变成越南、孟加拉等国。
  美国的经济学家会不懂得这纯粹是经济学方面的简单理论吗?不大可能。美国之所以以商品贸易逆差为理由搞贸易保护主义,打压中国,恐怕还有政治方面的原因。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国会每年审查中国的“最惠国待遇”问题,都会有很多议员跳出来,除了“贸易不公平”、“操纵汇率”等经济理由外,还有各种根本与经济毫无关系的政治外交方面的理由。当时中国采取的是“韬光养晦”策略,会适当地做一些妥协和让步,所以虽然美国每年都挥起“大棒”,但最后对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还是每年都续期。
  也就是说,美国挥舞贸易保护主义的“大棒”,实际上不仅仅是出于经济方面的原因,也常常将之作为政治和外交博弈的筹码。把经济和贸易问题“政治化”,要挟对方做出某些妥协和让步,这是美国外交的一个特点。这次美国启动“301条款”,威胁要打贸易战,可能也有政治方面的原因。如果启动“301条款”是作为政治上的工具,而不是真的想达成经济上的目的,那就是中美间政治外交上的博弈手法。美国不过是借此恐吓一下,中美间不会真的发生贸易战。
  美国重启“301条款”意在打压中国
  目前来看,可能政治和经济上的原因皆有。这次美国启动“301条款”,主要内容是“知识产权保护”和“强制技术转让”,应该说经济上的针对性是很强的。中国产业正在转型升级,以前大量出口的是“低价低质”的低端工业品,现在以技术含量较高的机电产品为主。实际上美国对于以贸易保护主义手段对付中国产品的进口,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对于低价多量的低端工业品就采用“反倾销”手段,而对于技术含量较高的工业品则以“知识产权保护”为借口,声称这些产品所使用的技术不是中国企业自己研发的,而是盗窃自美国企业。像在合资企业尤其是汽车行业,则可能会启动“强制技术转让”调查。以前不少专家谈论中国的出口产品深受反倾销调查之苦时,给出的建议是转型升级、提高产品的技术含量从而提高价格,以避免授人以价格太低之口实。以为中国的出口产品技术含量提高了,美国就不会对中国搞贸易保护主义,这种想法是很天真的。
  
  李克强表示,中巴都是发展中大国和重要新兴经济体,两国关系稳定健康发展,取得了丰硕成果,也促进了地区与世界的和平与繁荣。习近平主席同你成功会谈,有力推动中巴关系进一步发展。中方愿同巴方巩固政治互信,扩大务实合作,密切人文交流,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框架内保持密切协作,共同推动中巴以及中国同拉美国家关系取得更大发展。
  李克强指出,中巴务实合作潜力巨大。中国的市场是开放的。希望双方共同努力,优化贸易结构,以双向开放促进双边贸易平衡发展。欢迎巴西进口更多有竞争力的中国产品。中国政府支持有实力的中国企业赴巴西投资,愿同巴方继续落实和推进好两国重点领域产能合作,在基础设施建设、电力、装备制造、农业、能源资源、旅游、体育等领域开展全方位合作,更好实现互利共赢。
  特梅尔表示,巴中关系发展很好。两国共同致力于加强双边合作,在反对保护主义、应对气候变化等重大国际问题上立场一致。巴方愿同中方进一步深化农业、航空、能源资源等领域合作,扩大投资合作,加强旅游、体育等人文交流,增进两国人民友谊。欢迎中国企业赴巴投资兴业。

Copyright © 2015-2016 莱芜佛木贸易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网站地图